入夜白河村。韓鉤子家中。



”女人是用來交配的。極品的女人是用來調教的。”韓鉤子搖頭晃腦的說著。

舉起杯中酒一飲而盡。將空杯放到桌上。



”著啊,正是如此。此言大妙。”李逍遙拍著巴掌哈哈大笑。一拉手中的繩

子,只聽得一聲嬌媚入骨的呻吟聲從兩人頭上傳來,上空中流下一股細細的水流,

滴滴答答的落進桌上的空杯裡面。



”素女經上不過三十技,然我輩中人所用又何止於此。就說這捆綁之術吧。

自倭國傳入中土。確有其值得稱道之處。駟馬。龜甲都是用來捆綁女人的上上之

選。可要論到標新立異,玄妙無窮,還是要靠中土古繩藝了。”韓鉤子頓了頓,

繼續說道:”就拿賢弟這位月奴來說吧。身材高挑,骨骼勻稱,又長期習武練氣,

體質極佳。實在是器具奴隸的不二人選。”



”提到器具奴隸,小弟正想請教大哥。”李逍遙道。



”器具奴隸,顧名思義,自然是用來放置器物的奴隸。通常分為酒器和食器

兩種。放置之前,需先將女體裡裡外外清潔干淨,於身上灑香粉,再在腔道之內

添加輔助的味料。並灌入美酒食材。最後塞上軟木類塞具,用手指或淫具挑逗女

體發情。以體熱蒸烤小半個時辰,就可以取用了。”韓鉤子輕揮衣袖,動作說不

出的瀟灑。要是配上羽扇倫巾的話,到有些許”隆中對”的味道。可惜這家伙說

話的時候一臉淫笑。顯得十分猥瑣。不過李逍遙也不是什麼好鳥。大家半斤八兩,

彼此彼此了。



李逍遙一邊聽著,一邊放開手中繩,舉起重新裝滿的酒杯就唇一飲。開口贊

道:”聽大哥這一席話,實在令小弟有如撥雲霧而見青天。茅塞頓開。此酒溫熱

醇美,香氣四溢。還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真是別具特色。別具特色啊。”



韓鉤子哈哈一笑。站起身來繼續道:”俗話說酒香不怕巷深,可如今我等卻

是反其道而行之。這巷子若是不深。。。。。。可儲藏不了那麼多的酒。哈哈,

賢弟這位月奴的巷子不可謂不深也。”



”就算前巷不夠~還有後巷嘛。”李逍遙悠然說道。兩個色中餓鬼對視一眼,

同時向上看去。只見林月如全身赤裸著被繩子吊在半空中,雙臂被反扭在背後捆

緊,胸前密密麻麻的繩子將雙乳勒成兩個圓球。三條長短不一的粗繩自房粱垂下,

分別栓在她的秀發,腰部,以及被捆成”M”型的大腿上。將林月如固定成仰面

斜躺的姿勢。



林月如的雙眼被黑布蒙住。嘴裡咬著紅色塞口球。臉色通紅,一副春情勃發

的樣子。胸前挺立著的蓓蕾被小夾子夾住,隨著她的呼吸緩緩晃動著。一條十分

顯眼的紅色細繩與胸前的繩子相連,勒過林月如的下身一直垂到桌邊。桌邊的人

只要用力一拉繩子,她高舉著的下半身就會被向下扳平。灌入小穴跟後庭的美酒

也就順著股間流下來了。



李逍遙揉著下巴越看越妙,對韓鉤子的手法欽佩萬分。只覺得自己前十幾年

都是白活了。不過。。。。。。李逍遙的視線轉到另外一邊被捆綁著的趙靈兒,

嘴角勾出一個淺笑。看那樣子好像是在欣賞美景,而實際想些什麼,就只有他自

己知道了。而另一邊,韓鉤子對李逍遙的觀感也不錯。對被稱之為”跳蛋”的小

玩意兒更是欣賞。可那雙眼睛裡也有著一股難言的味道。



此時天已經黑了。小屋裡卻是燈火通明,這照明的來源就是趙靈兒。她以仰

面朝天的姿勢被捆在一把靠背椅子上放在屋子正中間。上半身被繩子固定在椅坐

上,密密麻麻的繩子從胸部上下繞著。將那對豐滿的乳房分割成好幾塊兒。腰部

向下的部分則被捆在椅背上,兩腿美腿分別向椅背的兩側拉開,大腿被固定在椅

背裡側,而小腿則彎曲過來,搭在椅背外側。完全暴露在外的小穴和後庭裡分別

插著一根燃燒著的蠟燭。滴落的蠟油在小穴和後庭周圍糊滿了一圈,趙靈兒嘴裡

也咬著一個塞口球,臉和頭發上粘滿了白色的精液。因為沒戴眼罩的關系,可以

看到她大而有神的美目裡蓄滿了淚水,那楚楚可憐的樣子實在是惹人疼愛。



兩個色中餓鬼各懷心思又互相吹捧一番,直到酒足飯飽。下午交換奴隸時發

泄出去的淫念又起。開始用色眯眯的眼神打量起只穿著肚兜隨侍在一邊的阿嬌和

韓夢慈。韓鉤子突然靈機一動,開口道:”賢弟,不如與為兄一起前去釣魚如何?





”啊?釣魚?”李逍遙一聽之下,頓時覺得興趣缺缺。



”哈哈,賢弟放心,為兄這釣魚可是與眾不同。保證賢弟大開眼界。韓鉤子

道。



”依然如此,小弟領命就是。”李逍遙一供手,站起身來四下一看,開口道

:”兄長,不知釣杆在何處。小弟前去取來。”



”什麼釣杆,為兄釣魚從來不用釣杆。”韓鉤子微微一笑,站起身來自櫃中

取出兩團細線道:”用此足夠了。”



李逍遙定神一看,只見那細線到是跟釣魚線有些相似,一端連著個魚勾。而

另一端卻是個雙頭線。這種奇異的搭配可是前所未聞。



韓鉤子也不賣弄,徑直走到韓夢慈身邊,一把扯掉她身下的淺綠色肚兜。露

出少女那美麗的眮體。韓夢慈似乎知道鉤子要干什麼,臉微微有些發紅,咬著嘴

唇一動不動。這份乖巧讓李逍遙都有些嫉妒。只見鉤子將雙頭線分別栓在韓夢慈

挺立著的蓓蕾上,伸手一推開口道:”賢弟,這個美人杆歸你了。”



李逍遙這才明白所謂的釣魚是什麼意思,這可是考驗雄性能力的時候,李逍

遙怎肯落後,自鉤子手裡接過釣魚線,在阿嬌的驚呼聲中,一把將她拉進懷裡。



阿嬌也知道李逍遙的脾氣,不敢在這個時候給他丟臉,只得忍住羞意任他擺

弄。李逍遙系線的功夫不到家,勒了幾次才系好。虧得阿嬌久經考驗,還能堅持

得住。



兩人互換了奴隸又拿了魚食。韓鉤子喚過小童吩咐他將趙林二女解下來帶去

清洗一番,這才招呼李逍遙一起出了門。



韓鉤子的魚塘就在屋子後面,本身就屬於院落之中,外面一道圍牆也不怕有

人窺視。雖然天色已黑,可借著月色到還能看到塘中的游魚。李逍遙也不客套。

選個了石蹲子坐了下來,撩起袍子,將全身赤裸著的韓夢慈抱在懷裡,雙手扶著

少女柔嫩的雪臀,噗嗤一聲將肉莖整根沒入她的小穴。韓夢慈論相貌比不上趙靈

兒和林月如,可也是位極其動人的妙齡少女。前凸後翹,發育的很好。李逍遙早

就垂涎三尺了。下午的時候,交換到趙靈兒,雖然爽的很,可畢竟是早干過的貨

色,晚上可算是讓他干到。自然是不干個夠本才怪。等他抱著韓夢慈的小腰聳動幾十下後,才想起釣魚的正事來,只見魚塘對面,

韓鉤子也把阿嬌抱在懷裡干得正爽。可人家那銀白色的細線已經垂在水中了。李

逍遙暗叫一聲慚愧,連忙取出魚食栓在勾上甩進塘裡。真正開始釣的時候,李逍

遙才發現這實在是個技術活。因為姿勢的關系,他想要干的舒服就不得不抱住少

女的腰,而魚線卻是拴在雙乳上的,這塘裡的魚跟別的地方不同,咬勾飛快,一

個不留神魚餌就被吃掉了。可要是全神貫注釣魚又覺得虧本。再看對面韓鉤子,

不但將阿嬌干得浪叫連連,魚也釣上了四五條。



差距。。。。。。真是差距啊。李逍遙想到此處。不免有點郁悶。



”嗯。。。。。。李。。。。。。李大哥。”



”嗯?”



”李大哥要是覺得。。。。。。覺得。。。。。。我。。。。。。我可以自

己動的。”韓夢慈紅著俏臉,吞吞吐吐的說道。



”啊?!”李逍遙人又不傻,韓夢慈說的什麼他略一思索就明白的,這才知

道自己是沒抓住竅門。立刻連連叫好。



原來這游戲並非看起來那麼簡單,男子甩線後,雙手應該抓住魚線防止抖動

才對。不然咬杆的魚會少上不少。而女人則要自己扭動臀部來取悅男子。動作幅

度不能過大。兩者的配合十分重要。



李逍遙按照韓夢慈的說法。果然釣到了魚,士氣大振。對韓夢慈的乖巧又多

了幾分喜愛。可一看對面的戰績,不禁奇怪的問道:”那個。。。。。。兄長那

邊也是第一次配合,為什麼就這麼好。”



”啊~那~主人~主人是~是因為主人的聖物奇特的關系,就算不借助外力

也能~也能。。。。。。”韓夢慈一邊扭著腰,一邊喘息著說道。



”原來如此。”李逍遙聯想起下午的場景,立刻就明白了。韓鉤子不負鉤子

之名。下身的肉莖不但比普通人長上一截,而且紫紅色的蘑菇頭竟然是向上彎曲

著的,宛如一個倒著的鉤子。才三兩下就把林月如干得雙眼翻白高潮潮。



這方面實在是沒法比啊。李逍遙嘆口氣,又開口道:”小夢慈你是什麼時候

跟著兄長的?”



”從小就。。。。。。我~我是主人的女兒。”



”親生的?”



”是~是的~”



靠,這個禽獸,連親生女兒也不放過。李逍遙暗罵一聲,突然想到他自己也

是奸了親姐姐才破掉的處男。如果自己也有個像韓夢慈這樣的女兒,估計也是要

奸的。想到此處,不免有些發笑。再一打聽才知道,韓夢慈12歲時就被鉤子開

了苞,一直調教了9年。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韓夢慈天天都被鉤子的大家伙干

著,干了這麼多年小穴既然還緊的跟處女一樣。這未免太過奇異了。



如果不問清楚,估計自己會後悔一輩子,抱著打破沙鍋問到底的覺悟,李大

淫魔立刻追問。



也許是話題太過羞人,韓夢慈一直臉紅紅的不肯說。直到要收杆時才有些遲

疑的告訴李逍遙,她的小穴後庭能保持如此緊狹是服食了鉤子的獨門靈藥-六神

丹的緣故。



”靈藥配方很普通,別的主人這裡都有。只有其中一樣。。。。。。離白河

村三十裡有座玉佛寺。玉佛寺的主持智修大師。那樣藥物就是智修大師的。。。。。。

”韓夢慈被逼問不過,這才貼在李逍遙耳邊用比蚊子聲還小的聲音說了出來。



只聽得啊的一聲,武功高強,身經百戰。無恥之極的李大淫魔好像一下子傻

掉了,抱著韓夢慈只顧發呆。連魚兒將餌咬走也沒有發現。。。。。。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