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最後由 lesson842 於 編輯



神鵰淫傳(1)



話說楊過因中了李莫愁的冰魄淫針後楊過因此機緣而遇到西毒歐陽鋒,西毒歐陽鋒就傳授如何解楊過身



上的淫毒臧臺與舕,榛榬樆榪待楊過運行此法的同時,楊過聽到空中忽然幾聲鵰唳獐獑獃獍,毾氳滱漓兩頭大鵰飛掠而過,此時的歐陽鋒登時臉色



大變睼瞁瞄睽,蜴蝂蜭蜩並叫道:「我不要見他們!」說著便大步邁去



正當毫無頭緒的楊過追著歐陽鋒的同時,柳樹林轉出了一男一女。



那男的濃眉大眼蒴菿萉菧,精粼粿粽胸寬腰挺,三十來歲年紀;那女的約莫二十七歲,容貌秀麗,一雙眼睛靈活之極。那兩



人正是過靖、黃蓉夫婦。當兩人見到楊過時,兩人都覺得楊過極為面熟。黃蓉見楊過臉上狡猾憊賴神情,總覺



他跟那人甚為相似,忍不住要試他一試。



就在此時,黃蓉左手揮出按住他的後頸,並對他說道:「你姓楊名過,你媽媽姓穆,是不是?」



楊過見自己的名字突然被叫出,不由得驚駭無比,胸間氣血上湧,手上的毒氣回沖登時暈的過去。



而當他醒時,他已身在客棧裡了。郭靖和楊過便在房裡長談,當楊過談到他父親的死因時,郭靖便避而不



談並叫楊過回房歇息。當楊過再床上難已入睡時,他正想起歐陽鋒叫他午夜時到郊區的鐵槍廟見他。楊過便起



身欲往鐵槍廟一會歐陽鋒,正當楊過經過郭靖與黃蓉的房間時,他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交談,楊過往門縫瞧去



,只看到郭靖正和黃蓉聊著。



「你說我們應該將楊康的死告訴楊過嗎?」過靖說道。



黃蓉答道:「我想我們慢點再告訴他,畢竟他的死跟我們也有關係,我想我們先將他帶回桃花島再做打算



。」



郭靖覺得妻子所言甚是,但他覺得隱瞞著楊過也不太好,正要說時卻聽黃蓉說道:「靖哥哥,讓楊過晚點



知道是對他好,你就別擔心了。」說著,將自己的秀臉靠在郭靖的臉龐。



郭靖見嬌妻清秀的臉龐,不由得往她的香唇吻去。兩人深吻了一陣,郭靖慢慢的向黃蓉的香頸吻去,郭靖



用舌頭舔著黃蓉的香汗,黃蓉則是享受著這分銷魂的感覺。接著郭靖將黃蓉的外衫卸去,黃蓉雪白的雙乳挺立



著,將她那紅色的肚兜撐的緊緊的。



郭靖見到黃蓉皎好的身材,說道:「我的蓉兒變的更漂亮了。」說著便隔著肚兜舔著黃蓉的雙乳。



黃蓉接著將郭靖的雞巴掏出,細細的舔著那粗大的肉棒。黃蓉順著肉棒往下舔,一會兒將肉棒塞入嘴裡,



一會兒用舌頭靜靜的舔著,弄的郭靖好不舒服。



黃蓉吸著肉棒,直到肉棒直挺挺的。郭靖再也按耐不住他高漲的性慾,他將黃蓉壓在桌上並用他那粗大的



肉棒來回挑逗著黃蓉濕濕的花瓣。黃蓉忍不住郭靖的挑逗,便淫聲叫道:「噢……靖哥哥……我要……快嘛!







郭靖卻裝傻問道:「我的親親蓉兒,你要什麼啊?」



黃蓉羞道:「我要……靖哥哥粗大的肉棒插入蓉兒的小穴穴。」



郭靖將黃蓉的香臀抬起,並將肉棒應聲插入,黃蓉立即淫叫道:「噢……好爽……靖哥哥的肉棒插得蓉兒



樂死了……啊……啊……別停啊……快點……快點插死蓉兒的穴穴……」



郭靖說道:「噢……我的好蓉兒……噢……妳的穴好緊……妳的穴夾著我的肉棒夾得好緊……」



黃蓉將郭靖推倒在地上並成男下女上的姿勢,黃蓉不停的扭動她的小蠻腰,不停的上下移動,讓郭靖的肉



棒一次一次的插入黃蓉的神秘地帶,地上滿是兩人的愛液。



黃蓉一次一次的到達高潮,一次次的淫叫著:「噢……我要丟了……靖哥哥的肉棒頂得蓉兒快死了……快



……快……噢……美死了……頂到我的花心了……啊……啊……」



郭靖來回的抽插著,終於將一股陽精射入黃蓉的穴裡……



郭靖將肉棒拔了出來,黃蓉跪著將郭靖的肉棒含入口中,並將剩餘的精液舔乾淨。郭靖看著嬌妻滿臉通紅



的舔著肉棒,笑道:「蓉兒,妳是最好的妻子,我愛死妳了。」



黃蓉也羞著答道:「我也愛你……我……我更愛你的大肉棒……」



在門外的楊過看著兩人的交媾,情慾不停的上身,毒氣又返回了身上……楊過漸漸的失去知覺。





神鵰淫傳(2)



正當楊過的淫毒發作後,失去知覺的他,一頭碰到了門檻。此舉驚動了在房裡的郭靖和黃蓉兩人,郭靖和



黃蓉急忙穿上衣服來到門外一看,竟發現楊過倒在門檻上,郭靖發現楊過的臉頰漸漸僵硬且發黑,郭靖便急忙



的將楊過抬到床上。



郭靖焦急的問黃蓉:「蓉兒,他的毒又發作了,這該如何是好?」



黃蓉沉思道:「我想是時間會一會李莫愁了。」



郭靖答道:「是啊!我們去找李莫愁,並叫他拿出解藥。」



正當郭靖和黃蓉正要出發時,黃蓉忽想到:『要是那魔頭趁我跟靖哥哥去找她時來偷襲芙兒跟過兒時,該



如何是好?』黃蓉沉思了一會。



正準備好的郭靖看到妻子正思索著,不禁好奇的問道:「蓉兒,怎麼了?」



黃蓉答道:「靖哥哥,我想你得一人單赴李莫愁了。」



郭靖不解的問道:「這是為何?」黃蓉將她的顧慮講了出來,郭靖也點頭稱是。



黃蓉又道:「靖哥哥,聽說那李魔頭是個對手,此去之行你得要小心哪。我會帶著二武,芙兒,和過兒先



回桃花島。」



郭靖答道:「我會的,我定會拿到解藥回桃花島的。」說完便跟妻子深吻了一陣,然後就前往會李莫愁。



************



在客棧的房間裡,黃蓉小心翼翼的照顧著楊過,每當她看見楊過的臉色慢慢發黑,她便將一顆九花玉露丸



塞在楊過的嘴裡,就這樣,黃蓉整夜的在照顧著楊過。正當黃蓉累得要入睡時,忽然聽到屋頂上有怪聲,她便



起身察看,忽然耳邊傳來一陣聲音:「黃幫主,妳可是在找道姑我?」



黃蓉往屋頂瞧去,看到了一個身材皎好的道姑。此人正是李莫愁的徒弟紅凌波,她正是奉了師命在屋外等



待出手偷襲黃蓉和郭靖,沒想到她竟看到黃蓉和郭靖交媾的那一幕,看得她面紅耳赤的。



她挑釁的黃蓉說道:「黃幫主威名遠播,江湖上無人不知黃幫主的威名啊!但在這地方黃幫主就隨便做這



那男女尋歡之事,未免也太不要臉了!」



黃蓉冷靜說道:「不知道姑此刻前來是為了何事?」



紅凌波說道:「我正是來看鼎鼎大名的黃蓉在尋歡時的表情就跟青樓的姑娘沒什麼兩樣。」說著乾笑兩聲







黃蓉此時再也按耐不住,便要出手時,她看見紅凌波手上抓著郭芙。紅凌波笑著說道:「哈哈!黃幫主的



武功可說是天下無敵了,沒有十足的把握,我紅凌波怎敢單獨會妳呢?」紅凌波摸著郭芙那嬌美的臉孔說道:



「黃幫主,妳可別輕舉妄動,否則這嬌美的女娃娃便會沒命的。」



黃蓉看女兒正被紅凌波抓著,她不安的問道:「妳想怎樣?」



紅凌波笑道:「我只是奉了師命來殺殺你們的銳氣,正好也撞見黃幫主淫蕩的一面,不如妳隨我到青樓去



,去做個人盡可夫的淫娃娃。我這兒剛好有幾包春藥,不知黃幫主可需要?」說著將春藥倒入郭芙的嘴裡。紅



凌波笑道:「且看看黃幫主的女兒是否也是個淫娃娃?」



此時的黃蓉再也忍無可忍,一躍上去便跟紅凌波對招。紅凌波說道:「不知好歹。」紅凌波自知自己不是



黃蓉的對手,便用手上預備好的冰魄淫針向黃蓉射去,並將一針刺入郭芙的大腿,紅凌波趁黃蓉閃暗器時全身



而退。



黃蓉見女兒中了淫毒,便想也不想的就往傷口吸去。吸了許久,黃蓉感到口中的味覺由苦轉鹹。黃蓉感到



臉上是越來越火熱,且下體是越來越癢,她心知不妙,便將口離開了郭芙的大腿。



郭芙此時也轉醒了,只見母女兩人都面紅耳赤,春心蕩漾的樣子。黃蓉見郭芙心神未定,且正自慰著她那



未長齊陰毛的小穴,正享受著自慰的快感,用她那細嫩的手指來回抽插自己濕淋淋的花瓣。黃蓉心知不妙,但



她知她也中了淫毒,而她也知唯一的解藥便是楊過,她來回思索了好幾遍,她心知如不趕快解了身上之毒,她



便會有生命危險。



她想了許久,終於拋開了倫理,便帶著女兒來到了楊過的床上。當郭芙來到了楊過的身旁,受到淫毒驅使



的郭芙便將楊過的褻褲褪去,將那發育未全的雞巴放入嘴裡來回的吸吮。



在郭芙溫柔地吸吮著雞巴的香唇裡,楊過因火熱而挺立的雞巴便漸漸轉醒,當他看到過芙正吸吮著自己的



雞巴時,大吃一驚,急忙將郭芙嘴裡的肉棒抽出。





神鵰淫傳(3)



當心神未定的楊過驚醒後,他看見郭芙異常的行為,不禁心也慌了。正當他要起身的同時,看見吐氣如蘭



的郭伯母就在身旁,他見黃蓉的嬌臉紅潤之極,但紅潤之中帶有無限的嬌美,楊過不禁心中一蕩,正欲問發生



了何事,黃蓉突然將她的香唇緊緊的貼著楊過的小嘴。



黃蓉在淫毒的淫威之下,終於顧不得身分,顧不得倫理道德,她只想發洩自己滿腔的情慾。楊過對黃蓉突



如奇來的吻感到驚駭無比,也對郭芙一連串的異行感到怪異,正當楊過離開了黃蓉的櫻桃小嘴後,正欲起身問



個究竟時,他發現下體一陣快感正傳遍全身,原來是黃蓉正吸吮著楊過那垂下地雞巴。



楊過的理智慢慢地被現有的性慾給取代了,眼前是中原第一大美女——黃蓉正興奮的為自己口交,乾澀的



肉棒在黃蓉濕潤的嘴裡正享受著一陣一陣地快感。楊過又發現嬌小的郭芙也正用她那靈巧的舌頭,輕輕的來回



舔舐他結實的胸膛。



此時的楊過早已拋開了所有的顧慮,他只想靜靜的享受這突如奇來的艷福。他眼中這兩人已不是他所認識



的母女,而是兩位淫蕩的女娃娃。



正當楊過正享著齊人之福的同時,另一方面,努力討取解藥的郭靖正和赤煉仙子李莫愁打得不分軒輊。正



當兩人鬥得不分上下時,李莫愁的徒弟紅凌波正好趕到,眼見師傅實無勝算,便將手上兩枚冰魄淫針往郭靖身



上打去,郭靖的十二萬分精神都放在李莫愁的攻勢上,然而,兩枚淫針不偏不倚的射在郭靖的身上。



死鬥中的李莫愁見徒兒偷襲成功,便上前制住郭靖,李莫愁將郭靖放進一個洞穴裡,並跟紅凌波問到有關



黃蓉那兒的消息,紅凌波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師傅。



當李莫愁聽聞說黃蓉已中了淫毒,不禁大笑了幾聲,回頭對郭靖說道:「哈哈!郭大俠,你也聽見了吧?



你美麗的妻子現在可能在幾名大漢中享受那銷魂的感覺呢!她那淫蕩的身軀正享受著幾名大漢肉棒來回的抽插



著呢!你有個這麼好且人盡可夫的妻子,我真為你高興呢!」說著便又大笑了幾聲。



只聽得郭靖大吼:「不要臉的女人,我的蓉兒才不會那樣,妳別胡說!我即然被你擒住,要殺要剮請便!







郭靖中了淫毒後便漸漸的失去自我,胯下的肉棒早已立的高高。李莫愁看到郭靖高聳的肉棒不禁心中一蕩



,並笑道:「哈,郭大俠,你倒是對你的妻子蠻有信心嘛,但我看你忍得那麼辛苦,看你那陽具已如此高昂,



我也不忍殺你,但我會讓你舒服到死,就算你的妻子不會對不起你,我也要讓你對不起她!」



說著,便將郭靖胯下的巨物掏出並用手套弄著,笑著對紅凌波說道:「徒兒過來,我們且看看郭大俠有多



大的能耐,我看他能忍到何時?」



李莫愁便將肉棒放入嘴裡來回的吸吮著,李莫愁直用舌頭輕觸郭靖的馬眼,並在馬眼周圍用舌頭輕劃圓圈



。郭靖忍著自己的性慾憤怒道:「賤女人,將郭某殺了,我不會臣服在妳們的淫威下的!」



紅凌波向郭靖走來,嬌聲對郭靖說道:「我們且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說著,將自己的香唇貼著郭靖



的嘴,紅凌波用她的香舌在郭靖的嘴裡來回的攪動著,兩人交換著口水。



紅凌波抽出香舌,並從郭靖的下巴往上舔,舌頭輕滑在郭靖的臉上,紅凌波的口水濕淋淋地遍布郭靖的臉



頰。李莫愁也粗魯的舔著郭靖的雞巴,雙手還不時的玩著郭靖的睾丸。



郭靖再也抵抗不住兩人的誘惑,他不禁慢慢臣服在淫毒和美色的控制之下,他的雙手開始不規矩的玩著凌



波的雙乳。李莫愁和紅凌波見到郭靖此舉,都不禁相視一笑。



紅凌波便將雙乳靠著郭靖的頭,並用力擠壓著。紅凌波淫笑道:「親哥哥,快親人家的香乳,快舔它。」



郭靖聞到紅凌波身上銷魂的香味,一絲絲的少女體香,讓他下體便更有感覺了。郭靖用他的舌頭撥開紅凌



波的衣裳,用舌頭深入她那深紅色的肚兜,郭靖隔著肚兜用舌尖劃這乳暈的周圍,直到乳頭完全的挺立。紅凌



波便閉上眼,享受著那曼妙的感覺。



這時的李莫愁抓著郭靖的陽具來回的在自己的臉上劃去,讓郭靖的淫水塗抹在臉上,師徒兩人噁心行為讓



郭靖有著陣陣的快感。接著,李莫愁和紅凌波兩人都將身上的衣服除去,紅凌波將濕淋淋的小穴壓著郭靖的臉



,示意叫他舔她的騷穴,李莫愁也將濕淋淋騷穴對準肉棒向下坐下,郭靖的肉棒便應聲插入。



李莫愁像個淫蕩的娃娃,用手揉躪著自己的雙乳,並姿意的享受著陽物填滿她的緊穴。郭靖也不停歇的舔



著凌波的騷穴,舔得凌波呻吟著說道:「噢……親哥哥……別停哪……舔用力點……」凌波抓住郭靖的頭硬往



小穴扺去,壓得連郭靖都快喘不過氣了。



但只聽凌波淫聲叫道:「啊……啊……噢……噢……親哥哥……妹妹要……要洩了……快……動動舌頭啊



……要丟了……要丟了……啊……」郭靖只覺得一陣熱液從凌波的肉縫流出,甜美的汁液一滴一滴的滴在臉上



,只見紅凌波舔著自己的臉,舔著她滴下的愛液。



這時的李莫愁也是忙得不可開交,她姿意的擺動著小蠻腰,讓肉棒來回的出入自己的肉縫,只聽郭靖爽道



:「啊……好妹妹……噢……我的棒棒讓妳吞入了……好爽……快……擺動……噢……」只見李莫愁快速的擺



動和扭動,讓郭靖的肉棒快達到頂點了。



李莫愁吼叫道:「噢……要洩了……快……快將你熱騰騰的陽精射入我的穴裡!」



郭靖也接近瘋狂:「啊……要射了……啊……噢……」說完,便將陽精完完全全的射入李莫愁的穴裡。



由於郭靖的精液太多,有些便從李莫愁的肉縫流出,紅凌波便用舌頭去舔。但李莫愁跟紅凌波卻還未罷休



,她們一次次的將郭靖的肉棒吸吮著,直到它重新立直,便一次次的將肉棒幹著自己的小穴。



師徒兩人從未停歇過,她們將肉棒幹得軟下,便又用嘴和雙乳讓它高聳著,來回了不下百次。面對這兩個



飢渴的蕩婦,郭靖被師徒兩人折磨著,終於不支地昏過去。



昏睡之中兩人還未停歇,山洞裡一次次的高潮,一陣陣的淫聲從未間斷過。





神鵰淫傳(4)



在李莫愁和紅凌波淫蕩的折磨郭靖後,郭靖不支倒地。而在另一方面,客棧裡頭也是淫穢不堪,只見兩名



嬌美的姑娘正一前一後的服侍著一名稚嫩少年,此人便是楊過。



自郭靖被李莫愁擒住後,楊過就享受著齊人之福,只見黃蓉正用她的小穴抽插著楊過發育未全的肉棒,黃



蓉濃密的陰毛和楊過稀疏的陰毛形成強烈的對比。此時的黃蓉已沒有了倫理,也沒有了她心中的丈夫,她只想



讓楊過的肉棒進出她的騷穴。



黃蓉臉上表現出淫蕩且滿足的面孔,她緊緊的咬著上唇,不停的扭動她的小蠻腰,揮灑著一滴滴的香汗。



在被黃蓉取悅著的楊過也緊緊的咬著上唇,他看見黃蓉濕濕的小穴不停來回在他那短小的肉棒,每當肉棒進入



小穴後,快感便傳遍了楊過的全身,但畢竟楊過是第一次接觸性愛的取悅,當黃蓉緊且濕潤的穴來回兩三下時



,他便將陽精射出。



黃蓉將她的美臀抬起,便將腰彎了下去,她抓著楊過已軟下的肉棒,馬眼上還殘留著一些精液,她二話不



說的將肉棒塞入嘴裡,又是一陣來回的抽插。年少的楊過在黃蓉的刺激之下,肉棒便又挺立了起來。



只見黃蓉離開了肉棒,用香舌正舔著他的睾丸,另一名少女將楊過的肉棒吞入嘴裡。此少女皮膚細嫩,但



淫水卻布滿了下體,嘴角邊還殘有米黃色的精液,少女的外表跟渴望性的行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此少女便是



郭芙,此時的郭芙已不再刁蠻任性,她那淫蕩的行為讓人感到她像一個淫蕩的妓女。



兩母女正吸吮著楊過的寶貝,此時楊過站了起來,他看著面前兩個淫娃娃正期盼著自己的肉棒插入,他看



著看著便將郭芙抱起,將郭芙的身體靠著桌子,楊過讓郭芙的兩腳靠在自己的肩上,楊過看到郭芙拋著媚眼並



含著自己的手指,只見細嫩的手指來回郭芙的嘴裡,不時還有口水沿著手指滴了出來。



郭芙見楊過遲遲不插入,她只好用她那濕淋淋的手指向下撫摸自己的穴,沒想到楊過卻抓著她的手,性慾



高漲的郭芙不停的扭動香臀,見自己始終無法得到肉棒的寵愛,不由得叫道:「親哥哥,快插入穴穴,我要…



…我好濕噢!」



楊過卻還不插入,只聽他說道:「要我插入可以,但妳得說妳是個蕩女,說妳喜歡我的大棒棒。」說著便



將肉棒徘徊在郭芙的騷穴。



郭芙受不了誘惑,只聽她叫道:「芙兒是個淫蕩的娃娃,我要親哥哥的肉棒來安慰我……我愛死你的棒棒



了……快插入……快……芙兒要……只見楊過將肉棒狠狠的插入……」



郭芙的臉上呈現一陣痛苦,隨即看見郭芙的處女血從肉縫流出,但郭芙臉上的痛苦隨即消失。她靜靜的享



受著肉棒的抽插,只聽她淫道:「噢……好爽……不要停……人家的穴穴好癢……插深一點……頂……頂我的



花心……快幹死壞壞的芙兒……」



黃蓉爬上郭芙的身上,輕舔著郭芙的乳頭。楊過見黃蓉的屁股就在眼前,便不由自主的將手指插入黃蓉的



屁股,並用手指不斷挖著黃蓉的美臀。黃蓉樂道:「啊……爽啊……快……快……深一點……」楊過越挖越深



,只見黃蓉打了個冷顫,花瓣也受屁股的刺激漸漸流出了淫水……



楊過正努力的抽插著郭芙,郭芙的臉上充滿了滿足的笑容,郭芙漸漸的到達高潮。郭芙樂道:「快洩了…



…快……芙兒要丟了……丟……了……啊……啊啊啊啊……」



楊過也道:「我也快射了……好……好緊……妳那熱哄哄的騷穴快搾乾我了……啊……啊……要射了……



噢……」



郭芙興奮道:「快射……快將熱熱的精液射入……快嘛……」



楊過後腦一冷,肉棒一麻,將所有的精液射入了郭芙的花心裡。但楊過獸性大發,射了精後還狠狠的插著



郭芙的肉縫,虛弱的郭芙再也無法抵擋,不由得昏厥了過去。



楊過幹著昏厥過去的郭芙,腦門快意不停,在穴中射了兩次精後便將肉棒拔出,黃蓉這時衝上前去,吸吮



著肉棒,舔著女兒跟楊過結合的愛液和淫水。待楊過又再度立起,兩人便又開始進行著性的樂趣。



這一晚,黃蓉和楊過洩了不下百次,高潮連連,黃蓉和楊過嘗試過不同的體位、不同的快感。一晚的折騰



下,只見黃蓉美艷的身軀上無處不是楊過的精液,春色無邊的客棧裡,兩人相擁而睡……



隔天早上,被惡夢驚醒的黃蓉見身旁擁抱著的並不是心裡心愛的丈夫,而是亂倫後昏睡的楊過,她回想起



昨夜的纏綿後,自己不由得的打個冷顫。然而她又發現桌上已昏厥過去的少女正是自己的掌上明珠——郭芙,



她後悔昨晚做的糊塗事,急忙去清理郭芙的身體,並將她的衣服穿好,黃蓉自己也將自己整理好並幫楊過穿好



衣服。



在穿衣服的同時,楊過忽然醒來,黃蓉向他示意不可出聲將郭芙吵醒,當黃蓉將郭芙送回房後便跟楊過說



明昨晚的事情,並叫他不可和郭伯伯講,楊過點頭稱是,兩人便又各自回房了。



這時的黃蓉心中忐忑不安,她害怕郭靖得知此事時會不原諒她,她也擔心楊過無法守口如瓶。想著昨夜的



胡塗和纏綿,黃蓉輕嘆了一聲……



************



在同樣春色無邊的山洞裡,李莫愁和紅凌波也疲憊不堪的睡著,兩人整夜的情慾將郭靖折騰得昏去,當郭



靖醒來時,他發現李莫愁師徒兩人正睡得香熟,便趁此時逃離了山洞。



逃離山洞後,他急忙奔回客棧。黃蓉見郭靖突然回來,不由得大吃一驚。黃蓉跟郭靖兩人都無法提起勇氣



說出事實,兩人之間便無形中慢慢有了隔閡。黃蓉輕描淡寫的問郭靖是否取到解藥?郭靖也敷衍的答了,兩人



都說了事情的經過,但都避開有關自己胡塗的時候。



黃蓉騙郭靖道:「過兒的毒已都去了,過兒吉人天相,昨天發作時吃了幾顆『九花玉露丸』便好了。」



郭靖聽到此訊不由的大喜,兩人便商量回桃花島。



黃蓉和郭靖一行人在回桃花島的路上巧合的碰到二武,並由他們那邊得知兩人的母親因武三通中淫毒而將



母親姦死的情節,郭靖憤怒道:「又是那淫針,我總有一天會殺了那李莫愁!」



郭靖見二武無處可去,便將他兩人帶回了桃花島。



在船上,郭芙對昨晚的事記得迷迷糊糊,但她聽母親說只是個夢便再也沒去顧慮了,倒是船上多了許多同



年紀的朋友,郭芙很是開心,郭芙和二武馬上打成一片。但楊過卻不太理會郭芙,只因兩人有肌膚之親而產生



隔閡。



黃蓉和郭靖見郭芙多了許多玩伴,心裡也安慰許多,但他們並不知身上的毒還未去淨,何時會發作還是個



未知數,看來淫魔的魔掌已慢慢的伸向了桃花島,更多的波折正等著黃蓉和郭靖一行人去面對……





神鵰淫傳(5)



當黃蓉和郭靖一行人回到了桃花島,兩人便去拜訪飛天蝙蝠柯鎮惡,郭靖並提出收徒之事。聽到此訊的柯



鎮惡不由得大喜,三人便來到了大廳舉行拜師的儀式。



當黃蓉見楊過正給郭靖叩拜時,瞧見楊過臉上詭秘的笑容,黃蓉實不放心,心想:『如讓過兒給靖哥哥教



,未能擔保這小子會守口如瓶。』就在此時,黃蓉便跟郭靖說道:「靖哥哥,過兒由我來教。」



未聽郭靖回答時,柯鎮惡早就贊成黃蓉的提議,他興奮的說道:「好啊,你兩夫婦各教幾個徒弟,最後看



誰教的好。」郭靖聽到此言甚是有理,並也想知道兩人誰教的好。就這樣黃蓉就教楊過武功,而郭靖則教二武



和郭芙的武功。



然而楊過對郭芙也並沒好感,且害怕郭芙對郭靖講起自己對郭芙非禮的事,楊過心中便贊成黃蓉意見。



當儀式結束後,黃蓉和郭靖便開始教入門的基本功,黃蓉叫楊過先到書房等她。當楊過來到了書房後,只



見黃蓉已坐在椅子上,當楊過坐好後,黃蓉便跟楊過講:「郭伯伯的武功學得很雜,不單是江南七怪,還有一



些全真教和丐幫的武功。但人不能忘本,今天我來教你江南七怪妙手書生二師傅的武功。」說著便將桌上的《



論語》打開,開始教著楊過朗誦每篇論語。



楊過見黃蓉讓自己無法開口,心中不禁有氣,只好用心的讀著《論語》。但不知怎麼的,楊過的眼神不斷



的向黃蓉高聳的雙乳望去,只見黃蓉身上那青綠色的袍子非常的合身,根本無法在外看到任何黃蓉美艷的身軀



,就連黃蓉細白的皮膚也無法瞧見。



正當楊過出神的望著黃蓉姚窕的身軀時,黃蓉見楊過癡癡的望著自己,不禁大吃一驚,並叫楊過回房念書



,說完將幾本書遞給他便轉身離去。



楊過回房後便躺在床上翻著書,但楊過的心裡除了黃蓉美艷的身軀外,再也沒別的心思去看書了。他想著



黃蓉那曲線動人的身軀,不禁用手安慰著自己的肉棒,他回想著那夜的纏綿、黃蓉的夜夜淫聲,肉棒便不由自



主的翹了起來,硬梆梆的肉棒在楊過自己的搓揉下便射出精液來了。



楊過在自己的發洩下,覺得性慾更高昂,此夜楊過無法入睡,而心中滿是黃蓉的身軀,他想來想去,只想



能和黃蓉再一次的纏綿。他心中忽然靈機一動,當他想好了明天如何威脅黃蓉跟自己做愛後,邊開開心心的睡



著了。



當隔天早上楊過見到黃蓉時,他便把心一橫的對黃蓉說道:「郭伯母,妳知道嗎?自從那夜的纏綿後,我



無時無刻的都在想妳。」



黃蓉聽到此言便怒道:「我說過了,那夜郭伯母是不得已的,你不准再想那夜的事!」



只聽楊過答道:「但那也發生了,我整夜想的都是妳那美艷的身軀,和妳那淫蕩的表情。」說完便往黃蓉



哪兒毛手毛腳起來。



只見黃蓉怒氣更生,怒道:「臭小子,把你的髒手拿開!」說著將楊過的手格開。



楊過見黃蓉敬酒不吃吃罰酒,便對黃蓉怒道:「好啊,那夜蕩婦到現在還一本正經的,我現在去跟郭伯伯



講,我看他是否能接受妳這蕩婦?」說完便掉頭就走。



黃蓉聽到楊過要將事實說出,不由得一驚,她急忙抓住楊過的手說道:「別跟你郭伯伯說去,大不了……



大不了我讓你擺佈……」說著便羞得低下頭去。



楊過聽到黃蓉已屈服了,自己的計劃也成功了,不由的大喜的將黃蓉抱到書桌上。楊過輕輕的將黃蓉身上



的鈕釦解開,只見楊過才將鈕釦半解,便迫不及待的親吻著黃蓉的胸脯。楊過將黃蓉身上的肚兜舔得濕答答的



這才將肚兜解開,解開之時,楊過聞到黃蓉少女般的香氣,不由的情慾高漲,努力舔著黃蓉的酥胸。



被楊過威脅的黃蓉半推半就的讓楊過污辱著自己美艷的身軀,不知是淫藥的藥力又發揮了作用,還是黃蓉



已慢慢的屈服在楊過的取悅之中,當楊過用舌尖舔著黃蓉美麗的花瓣和花蜜時,黃蓉不由自主的用手也輕摳著



自己的花蕊。



黃蓉這時橫躺在書桌上,楊過見黃蓉已沉溺在自己的淫悅中時,便一方面用手取代著嘴來玩著黃蓉的小穴



,另一方面便將自己硬梆梆的肉棒掏出並直挺挺的指著黃蓉的小嘴,示意叫她為他口交。



黃蓉突然聞到一陣腥臭味,發現楊過正用肉棒頂著自己的小嘴,黃蓉雖然是心中一百二十萬個不願意,但



她也不得不妥協。只見她將楊過的肉棒整根含入小嘴,並來回的運動著,楊過臉上愉悅的表情就隨著黃蓉來回



的吸吮而慢慢的顯現出來。



只聽楊過樂叫道:「啊……啊……郭伯母的小嘴好緊噢……妳讓過兒快射了……快……快……用力些……



」楊過這時也壓著黃蓉的秀髮,驅使著黃蓉來回的抽插。



黃蓉感到肉棒正粗暴的頂著自己的咽喉,噁心感不斷,但苦於無法出聲而感到無奈。只見楊過抽動的次數



越來越快,並聽他吼道:「噢……噢……噢噢……要射了……噢……」突然精門一鬆,陽精趁此時全部射入黃



蓉的嘴裡。



黃蓉這時被楊過突然射出的精液給嗆到,並極想將小嘴脫離楊過的肉棒,苦於楊過正用力的壓住自己的頭



,並聽楊過淫笑道:「全都給我吞下去!」黃蓉無奈的將楊過噁心的精液吞下後,楊過才放開黃蓉,只見黃蓉



被嗆得喘不過氣。



這時楊過又將自己的小嘴親著黃蓉,兩手不安份地揉著黃蓉的雙乳。楊過粗暴的問道:「爽不爽啊?我精



液的味道不錯吧?」黃蓉也只能點頭默許。



兩人的舌頭互舔著對方,並交換著口水,黃蓉閉著眼睛,享受著楊過的粗暴行為。只見楊過的肉棒不規則



的磨擦著黃蓉小穴,黃蓉的花心被楊過來回的磨擦著,小穴也被弄得癢癢的。黃蓉面紅耳赤的看著楊過,將自



己的腿抬起,並用肉棒挑逗著楊過。



楊過見黃蓉的淫水不停流出時,樂道:「郭伯母,妳好像很難過啊,小穴很癢嗎?要我幫妳止癢嗎?」



只聽黃蓉羞道:「快啊,我要過兒的肉棒插入……我是個蕩婦啊……我要啊……快……快嘛……噢噢噢…



…」



楊過此時便將肉棒插入,由於黃蓉的小穴已很濕滑,楊過毫不費力的便將肉棒插入,只聽兩人同時發出淫



聲穢語:



「噢……噢噢……過兒……你的肉棒插死了我啊……」



「啊……我的蓉兒的穴還是如此緊啊……噢……噢……」



「噢……頂到花心了……噢……啊啊……快……別停吶……」



就在此時,黃蓉然感覺到有人在偷看,並對窗外叫了聲:「誰在外面?!」只見兩條影子向後奔去。



這時黃蓉已無心思去追,她只貪戀享受這銷魂的感覺,臉上淫蕩的表情又再回到了黃蓉的臉上……



兩人抽插了一會,又愛撫了一陣,年少的楊過精力可說是充沛,他幹得黃蓉一次一次的到達高潮,一次次



的將精液射在黃蓉的花心和臉上,兩人淫蕩的性慾持續到了下午才散去。



從此,楊過總是坐在椅子上念書,而淫蕩的黃蓉便跪在桌下幫楊過去火和吸精,兩人就趁郭靖在教二武和



郭芙時做愛。黃蓉也漸漸享受著偷情的快感,她每天期盼著過兒曼妙的肉棒來取代郭靖的美中不足。



他倆一次次的偷情著,黃蓉也越來越大膽的和楊過做愛。當楊過來到桃花島海邊時,黃蓉就和他潛入水裡



做愛;而當楊過夜晚熟睡時,黃蓉也會將他的棉被攤開,並掏出肉棒來消減自己的情慾。這時的黃蓉已經是一



個美艷的蕩婦,就連郭靖也無法滿足黃蓉的強烈性慾。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但黃蓉和楊過的荒唐事卻未停息,直到有一天,當楊過和黃蓉又在纏綿時,忽看大小



武突然闖了進來,黃蓉一驚,便拿起身旁的衣裳慌忙遮掩,只聽小武道:「師母,別遮了,我和哥哥早已看到



妳跟楊兄做的苟且之事。想不到師母那麼的淫蕩,我可要跟師傅講去,除非……嘿嘿……」只見小武邪惡的看



著黃蓉赤裸的身軀。



原來二武早就在屋外看了多時,他倆每天都看著楊過的肉棒來回地插進師母的穴裡,然而今天二武便忍不



住的闖入房裡了。



黃蓉一聽臉色大變,並恐慌的向二武道:「別,別跟師傅講去。」



大武說道:「那我們又有什麼好處呢?」



只見黃蓉將二武的褲子脫下,兩手玩弄著肉棒,嫵媚的說:「我會讓你們很快樂的!」說著將兩條肉棒當



著棒棒糖般吸吮著。



然而一旁的楊過在回過神後也加入了集體活動,只見楊過躺在地上讓黃蓉上下地插著他的肉棒,而黃蓉的



小嘴也忙不停的將二武的肉棒來回吸吮。只見情荳初開的二武一下便將精液射入黃蓉的嘴裡,黃蓉怒道:「沒



中用的小子,這樣就射了。」說完又努力地吸吮著。



只見二武是樂不可支,兩人的肉棒在黃蓉的嘴裡從未休息過;而底下的楊過也用力的扭動屁股,讓黃蓉能



插得更深。師徒三人就這樣沉溺在性愛的取悅下,淫聲也不斷傳出……



而在郭靖那方面,因大小武沒來練功而郭靖臉上露出不悅的神情,他獨自一人教著女兒——郭芙。郭芙看



著英氣勃勃的父親,不由得心中一蕩,至於兩人是否會做出亂倫的事?便請待下回分解